我的父亲是建筑工人


发布时间:

2019-04-03

是什么支撑你在40℃大几度的高温下工作?  对工作的热爱对领导的服从对事业的追求都不是最最重要的原因穷! 随着时间的推进,一级建造师考试只剩60几天的时间,不知大家复习的怎样了?有些人一建教材已经看完,有些人才刚刚开始,如果大家基础相当,先开始的毕竟要比后开始的抢占备考先机,但一建备考更需要的是毅力和坚持不懈的努力,没有这份执着,很难通关考试! 小编无意间看到一篇高分作文,是一位高中生写的得奖作文

是什么支撑你在40℃大几度的高温下工作?
 
 
对工作的热爱
对领导的服从
对事业的追求
都不是
最最重要的原因
穷!
 
随着时间的推进,一级建造师考试只剩60几天的时间,不知大家复习的怎样了?有些人一建教材已经看完,有些人才刚刚开始,如果大家基础相当,先开始的毕竟要比后开始的抢占备考先机,但一建备考更需要的是毅力和坚持不懈的努力,没有这份执着,很难通关考试!
 
小编无意间看到一篇高分作文,是一位高中生写的得奖作文,题目叫做:我的父亲是建筑工人,很多人看了都颇为感动!
 
相信很多人看了,都会有所感触吧,作为备考一建的你,应该也已经有了家庭妻儿,今天,就看看这篇献给所有建筑工程人父亲的感人文章吧!
 
(一)
 
  那次,接到父亲的电话,他要我帮他在网上订一张去昆山的火车票。
  我很惊讶:“你不是在长沙吗,怎么要去昆山?”他说,长沙的工地完工了,工友说昆山有活干。我叫他休息几天再去,他恁是不肯,说怕去晚了人家不要。
  我看有16个小时的车程,要给他买卧铺票,他坚决反对,说有位置座就可以了。
  我说你知道昆山在哪吗?他说,跟着火车走就是了。他根本不知道他要去的昆山在哪里,有多远。
  最后,我订了一张硬卧票,240块钱。这可能是他坐的最贵的一趟车了。之后,他再也没有叫我给他买票。
  父亲今年58岁,小学三年级文化,是中国万千农民工中的一员。从我读小学起,他就在外面打散工,他在外面的时间,要远远大于在家的时间。
  家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驿站,一个逢年过节为他提供短暂逗留的地方。
  父亲没有任何手艺,他仅有的生存技能,就是出卖体力。
  我觉得全世界所有的体力活他都干过,种过地,修过山,伐过木,打石头、搬砖、扛水泥、扫马路……
  2009年之后,他开始去建筑工地上打小工,主要工作是搬砖拌水泥之类的,一干就是7、8年。
  建筑工地上的“小工”是最底层的工作,工资最少,没有技术含量,只是配合“大工”给他们搬运建筑材料(钢筋、砖头、水泥等),提灰桶,清理垃圾之类。
  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持续繁荣,几乎每个城市都在疯狂地建房子。城市对建筑工人的需求量旺盛,所以一年到头父亲基本不缺活干。
  还记得一个做泥水匠师傅的姨夫跟我说过,他非常乐意看到中国房价的疯狂,“反正我又不会在城市买房”。因为这个市场,“我现在比你们大学生赚钱还多。”
  在建筑工人中,有手艺和没手艺待遇有着天囊之别,像我姨父这种“大工”一天4、500的收入,“小工”的话像我父亲,每天只有150左右。
  打小工没有固定的地方,通常一个工地长则半年,短则一个月就能完工。完工之后,父亲都是打电话联系以前的工友,打听哪里有活干,问好了不管哪个城市,买一张火车票第二天就过去。
  有时候,我前一周给他打电话,他还在南方某个城市,第二周就在相隔千里之外的北方了。
  频繁地换工地,年迈的父亲去过的地方比我多得多。不过,他满中国天南地北跑,世界在他眼里却依旧不清晰。
他不知道湖北是在家乡的南边还是北边,他去往家乡更南面的广东省都是说“上去”,他基本都是坐绿皮火车,凭借着火车票的价格来判断路途的远近。
 
(二)
 
  其实我一直都不想父亲继续做这些工作,一开始是因为介意。
  在学校那会儿,两个室友的父亲都是单位上的小领导,他们经常在宿舍谈起父母单位上的事情,关于应酬、人际关系、办公室政治等等。每次他们说起这些,我就默默不做声。
  其中一个室友,尽管他学习成绩不好,但这对他的人生轨迹没有多大影响,因为这学期他就会出国留学,自费去外国名校,毕业回国直接就是“海归”,直接继承父亲的公司,根本也没有找工作的压力!所以学习的成绩并不能代表走出校门后的起点高度!这让我多少有些自卑,因为出身的关系。
毕业季如期而至,终于到了走出校门的一刻,我手握优异的成绩单开始拼命找工作。父亲依旧做着“小工”,还要这样四处奔波,我对他说,我已经毕业了,能养活自己了,父亲,以后就让我来养你吧!“今年不要再出去了,就在家待着吧。”
    他说,趁现在还干得动,再干几年,说:等我生孩子,等我买车,等我买房……
刷,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淌了下来……
 
(三)
 
  每次去下一个工地之前,父亲从来都先不问清楚工钱怎么算,有时候,一个工地完工了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。
  “其他人拿多少我也多少。”他都是这样跟我说。
  也许是他太清楚行情了,也许是他压根就没有挑选的资格,总之“有活干就行”——不停地干活,仿佛是他存在的唯一价值。
  工地上的工作非常辛苦,早上6点起床,7点开工,干到中午12点吃中饭;下午1点半开工,干到下午6点。一天将近干10个小时。
  他就像一个劳作的机器,除了吃饭和睡觉(补充和恢复体力),其余的生命都在劳动。
  有一次,他终于来到我工作的城市——广州的一个工地。由于工地赶工,父亲每天晚上加班到10点。我问他这么辛苦工资怎么算,他说整个工地完工了最后一起结算。我叫他不要在那干了,太辛苦,而且最后也不知道有多少工资。
  他不肯,我说服不了他。
  周末的时候,我偶尔去工地上,每次看到蓬头垢面,满头大汗的他我就很内疚和心疼。我无法想象一个人能长年累月地做这种工作,在满是灰尘和噪音的工地上我站上15分钟都觉得难受。
  有时我带他去市中心逛,在繁华的街道,他像是一只迷茫的羔羊,紧跟着我,东张西望,小心翼翼地踏上电梯……参与建了这么多星级酒店,他却不敢去一个高档一点的酒店上个厕所,也没有住过超过50块钱的宾馆。
  父亲在广州干了四个多月完工之后,承包工程的老板竟然不如期给他们发工资。拖欠工资2个星期之后,父亲才跟我说起。
  知道后,我异常的气愤和难受。平时经常在媒体上看到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新闻,看多了也渐渐钝化和无感。现在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父亲的身上,才切身地体会到这件事是多么的恶劣。
  那是真正的血和汗。
  工地上的人多次集体讨薪无果之后,一天晚上,父亲突然打电话给我说,工地上一个工友在宿舍上吊自杀了。他叫我看能不能联系媒体曝光。
  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无比震惊,一口气给广州多家媒体电话爆料。多数媒体表示记录下来了。但当时已经很晚了,我也说不清楚工地的具体位置,最后也不知道有没有记者过去调查。
那个工友是贵州人,30多岁,在那个工地上干了半年多,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。当时警察也过来了,没一会尸体就被运走了。第二天也没有见一个记者过来。
但发生这件事之后过了几天,他们的工资终于发下来了。拿到工资后,大家各自散去,那位死去的工友再无人关心,我也没有看到有一篇报道出来。拿到工资的第二天,父亲马不停蹄地去到了长沙的一个工地。
但我一想到父亲老了,多年的工地生涯,早起晚睡得赶工期,让他身心俱疲,比同龄人老得更快,为了挣钱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,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办?这仿佛是一种宿命,上一代的出身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下一代的归宿,寒门难再出贵子,每每想到此,我就愈发心寒。
 
因为篇幅的关系,就写到这里,我和父亲的故事还未讲完,希望父亲能颐养天年!
分割线
 
故事并没有写完 
但却引人深思 
也许这样的事情有的孩子正在经历 
也许这些离我们很远 
无论大家处于什么样的职位 
都要为了给家人和孩子更美好的生活 
好好经营现在的一切 
想想你备考一建的初衷 
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!